茂木夏树漂亮女上司,白天上班,晚上却...-超酷小说

2019年03月23日   admin   2人浏览   0人评论

茂木夏树漂亮女上司,白天上班,晚上却...-超酷小说

茂木夏树
中午休息时,想到昨天上司给我的一份件还忘在她办公室。
吃完饭后匆匆去她办公室,按照平时她的习惯,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外面吃饭,我也就没有敲门直接推开她办公室的门进去。
当时我就吓傻了,她站在办公椅旁边,外衣解开,里面的黑色内衬也解开滑在小腹,双手伸到身下,秀发披散在双肩。
比我吓得更傻的是她,张着嘴,眼睛盯着我,很惊恐的样子。
我和她四目相对,她没动,我没动,保持5秒……
冷静地关门,转身。
整整一天,我不知道我怎么过的,看见了女上司换衣服,我还能活得长久吗?
女上司很漂亮,很高,胸很大,腰很细,很性感,可脾气也很厉害。
她年纪和我差不多,也就是二十七八的样子,却已经是我们这家公司的总监了,而我一个爷们,却还只是一个小职员,人生啊……一时感怀身世,好不可怜。
她给我的那份件是一份策划方案,她要我这周五之前必须要完成,所以我才那么急。早上开部门早会,她主持,我们坐在会议室,我一句都没听进耳朵里,直到散会后,她走到我身边,我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像是远远的桂花开在云端一样。她对我说:“你什么意思?策划方案也不来拿?”
她居然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。
上午,我就装着很忙,不去她办公室。下午,快下班的时候,看样子是逃不掉了,只能去了。
在她的办公室前,我故意咳嗽一下,然后敲门……
没人在。
我轻轻推开门,门没有锁。
吸取了教训,我先把头探进去,她不在里面。心里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庆幸,把门带上,回头吓得我魂都没了……
“你鬼鬼祟祟在偷看什么!?”她怒不可遏的看着我。
“我……我我来拿策策划……”我磕磕巴巴说道。
她走进她办公室,把策划件甩给我,然后面无表情地对我说:“你,去给我买一杯热咖啡,一份芝士!”
那天以后,她有意减轻我日常的份内工作,加重我的“额外工作”:“你,去沃尔玛对面商厦买个lv的新款钱包,型号xxxxx。”
“你,替我打个电话找个空调维修工。”
“你,帮我定两张下个月去上海的机票,再定一间豪华大床房。”
莫名其妙成了她的眼中钉,这还不算最郁闷的。每每她因为不开心时,总喜欢对我发火,
我毕业后就让朋友塞钱托关系到了这家公司,通过应聘我被给予试用三个月。当时我满怀信心,因为刚毕业而且人又年轻所以很多事都不懂,工作上也总是出错,经常遭公司人的冷眼,我都忍气吞声。
现在一份好的工作不好找,况且我家境并不是特别的好,爸妈辛苦供我出来读书,我现在必须时时小心,因为我怕一不小心就被踢出局。我要努力挣钱…
刚开始几天工作效率不好,很多事情都不会处理,经常被骂,我脾气还算好,上司长的漂亮但身材又很妩媚,细长的腿,纤细的腰,挺拔的胸…但却真的很不好惹。
那时候我就经常被她骂总是被下班留下加班学习,我当时觉得这女人真的就更年期,她骂我也总是不留一点面子,很多时候都暗自咒她。她也总是针对我,反正看她就是不爽。
更没没想到就这么无意的撞见了她换衣服后,我在公司的地位便一下子跌入了地狱。
她会怎么对付我呢?估计会断了我的粮,骂得我吐血,将我活活掐死挫骨扬灰!
越想越让我胆寒,该来的,终究躲不过。终于,咬咬牙,我走进去她的办公室。豪华气派的办公室,宽敞明亮,里面还设有休息室。王瑾坐在办公桌后,英姿飒爽的看着我,窗外阳光照映之下又是艳丽动人,又是诡秘可怖。她身上与生俱来便带来一种慑人的魔力,不可抗拒的魔力,她永远高高在上,让人看了一眼后便不敢仰视。
“经理,你找我?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站了两分钟后,我低头开口问道。
被她直勾勾的盯着全身冷飕飕的。
王瑾站了起来,手背在身后绕着我踱步。身材高挑,全身黑色,连衣短裙,腿上一双黑亮高跟及膝长靴高贵动人,柔顺黑色长发倾泻而下,形成一道黑色的河流。让我想到黑山老妖。
她美目斜睨着我,透出摄人心魄的眼神,嘴角扬起微笑问我道:“杨锐,你二十三了,也老大不小了吧?”
“是不小了。”我低声回答道。
“你进公司多少天了?”她神情依然那样高傲,绕了我一圈后,缓缓坐回去。
“十三天。”
王瑾问我进来多少天,这什么意思?难道要开除了我不成!?我心一惊。
“这十三天里面,你拜访了多少个客户?”她问我道,语气高傲得让人难以接受。
“三,三个。”我的声音更小了。
“才三个!?”王瑾的唇角勾勒着一抹嘲讽的笑意。
我猛然一颤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,为自己辩解着说道:“是……是莫经理总让我留在办公室打那些培训件,我才……才没有腾出时间出去拜访客户的!”
“你不是员你为什么要去干打字的工作!?”王瑾突然沉下脸,冷声问道,语气如三九寒冰。
“莫经理吩咐下来的,说我刚进来的又不能为公司做出什么效益,就让我去打字了,他是领导,我不敢不做!”我的语气颤抖而坚定。
“你不是员你为什么要打字!?我要你们出去拜访你们就必须出去拜访!你是要听莫经理的还是要听我的!你要搞清楚!谁才是你的上司!”王瑾冷冷的注视着我,冷眸中带着火药味。
“是您,王经理。”在她冷傲的目光下,我有些屈服了,语气又软了下来。
“我想问你,我安排你去重点拜访的区域,你到底去了没有!?”她唇角扬起,火气十足的逼问,“还有那……”
“没……没有……因为我还在……”
“别打断我的话!我还没说完!给我倒杯水!”她凌厉的语气,不但没规矩,更没礼貌。
我冷汗直流,拿着水杯去饮水机倒了一杯水,端到她面前恭恭敬奉上:“经理,请。”
她端过去喝了一口,指着一张合同说道:“这是你进来时签的试用合同,合同期一个月,一个月内必须出单,八万以上的单子,做不到,走人!”
“八万!?明明是八千的,怎么成了八万了!?”我嘀咕着鲁莽地伸手过去拿合同。
谁知无意的碰了她端着的水杯,水杯从她手上落在办公桌上,哐当一声,杯里的水泼在她长筒靴靴外靴内。
“你怎么回事!?”她生气的骂道。
“经理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我急忙拿着办公桌上的纸巾,绕过去办公桌后面,蹲下去给她擦长筒靴。
那双靴子,看起来就十分名贵,柔和曲线黑亮,细长的靴跟闪着光泽,彰显出了其特有的气质。我飞快的擦着,我抬头对她讨好一笑:“很快就好了……
“看什么看!?还不快擦干净!”她瞥见我的猥亵目光,怒不可遏斥道。
她的脸气得胀红一片,清澈的眼睛也变得明亮见底,忽然发现,眼前这个霸气十足的女人,竟然一下子变得可爱数分,由其是她那水嫩光滑的白肌,因为激动而染上几份晕红,就像春天里成熟的密桃,有些可爱!“行了行了,别擦了,越整越脏!”她收回脚,叫我走开。“到前面去!你说你怎么那么蠢!?你就是给我们公司扫厕所,我都不想留你!”她微一凝神,脸上便如罩了一层寒霜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我的站姿如同清代狗奴才,声音细得如同蚊子叫。“等我领了工资,那我赔你一双。”
“等你领了工资,你赔我一双?你那点工资,赔得起吗?”她那带着英气的眉宇,一双熠熠有神的鹰眸,两片薄而性感的唇,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意。
“多少钱?”我心慌道。
“你那点试用期的工资,三个月加起来都赔不起!给我擦!”她从抽屉拿出来一瓶鞋油扔给我,那张漂亮的脸上浮起一丝冷酷。
说完,她后靠,办公椅往后滑,退后一下,双腿伸直成潇洒的姿势。
这他妈的简直就是在羞辱我,就算我再怎么不对,你也不能这么羞辱我!那高贵的神情傲气凌人,动人的长靴这样威武,我的脸瞬间苍白,紧咬嘴唇盯着她。
那双锐利的眸子,笑起来更是可怕:“怎么?真打算赔偿!?”
不打算赔偿,试用期工资一千二,竟然干三个月都买不起她这双长靴,我没钱赔。
我蹲下了,蹲在了现实和金钱面前。许冠杰那首半斤八两不知你们谁又听过:我们这班打工仔,一生一世为钱财做奴隶……
嬉打笑骂的曲调,掩不住那低薪打工者心酸的呼喊。
蹲在她面前用心给她上鞋油,我抬不起头,没有了尊严,从选择蹲下的那一刻,我在她面前便没有了尊严。
“行了!”她淡淡冷笑,将脚抽回去,仿佛在嫌弃我脏一般。
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铃声响起。
“滚出去!”她瞥过我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犀利,冷冷丢给我一句赶狗一样的话。
出了王瑾办公室,我的脑子里一片茫然,天降祸事,原以为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大公司,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,谁料这试用期还没过,眼看便即将要被踢出公司。
都怪那该死的莫经理!
可恶,挤下千军万马通过独木桥应聘进来了之后,我成了公司里一名见习业务员,经理对我们说,试用期是一个月,总任务是八千,底薪一千二,在这破城市实习底薪算是很高了,业务提成另算。如果能完成任务,试用期过后公司就和我签劳动合同,成为正式业务员,享受公司聘用员工的福利待遇。
总任务是八千,我现在却一分钱的任务都看不到,进公司第一天我跑了个客户,之后跟了那个客户一个星期,那单子却被人家有经验的业务员抢走了,后来又拜访了两个客户,原想着要继续跟进,谁知让销售二部门的二b莫经理瞅上了我,让我去帮他打字写报告收发快递,这一个星期以来,我就只干这些破事儿了!
有两个和我一起进来实习的见习业务员,已经提前通过了考核,还有三四个,也离考核成绩不远了。而我的情况却越来越糟,不仅是一分钱业绩都没出,现在王瑾和我又因为这条破短信和泼水进她长靴的事起了矛盾,她还能容我不成?
唯一的一条路:拿下八千块钱的单子,然后对王瑾好言相求,才有可能通过考核,成为正式员工。
今天无论如何要把那堆件弄完,明天一早交给莫经理,再也不要答应替他干事,他欢喜我有个鸟用!掌权的是王瑾,又不是他!我原本还指望着莫经理能帮帮我,替他做了几天活后,发现我的指望根本就是谬望。
留在办公室加班到晚上十点半,终于把手上的件做完了。我伸伸懒腰,松了一口气,明天把这堆玩意交给莫经理,我就能去跑客户去了。
我们这帮打工仔啊……
次日,我去上班。
一大早,我就又撞上枪口了。从市场部大办公区去销售二部办公室,要经过一条走道,走道左侧,一个声音传来:“杨锐!你给我过来!”
心一惊,猛地往走道左侧看,市场经理办公室门口,昨天被我泼水淋湿的王瑾怒气汹汹看着我。
进了王瑾办公室,她坐回她办公椅,我开口问道:“请问经理有什么吩咐?”
王瑾看都不看我一眼坐下自顾自地看着件,我忍气吞声的站在一旁。王瑾好象已经忘记了我,很懒散地靠着椅背,搭着腿,一只手熟练地在件上勾画,微微弯曲的长发没有束起,垂在两旁,鼻子很高很精巧,紧紧的闭着小口,皮肤散发出健康的光泽,明亮的大眼睛在长长睫毛的映衬下流露着成熟的样子。
自己还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端详王瑾的脸。
晶莹纯真的剪水双瞳美不胜收,直教人为之心醉。
她身材不错,充满成熟性感的诱惑和迷人丰韵,在她常穿的职业窄裙下露出的那漂亮的双腿。她是一个典型的漂亮的职场女性。可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能这样认真的看过她的脸,她平时不是高傲地坐在办公室里,就是在下属面前严厉地训话。上司对于下属,特别是表现不良的下属而言,是绝对危险的动物,平日我对她的感觉除了敌对的情绪也只剩下那种与生俱来恐惧。
“你辞职算了。”王瑾淡淡地说,声音冷得像冰,她总是喜欢用这样的声音训话,“像你这样不服从命令的职员还上什么班?趁早滚回家吧,做下去也浪费时间,你也做不出任何的名堂!”
王瑾的声音里透着轻蔑的态度。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她这样羞辱,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胸膛里的怒火。王瑾总能找到最能刺痛你的话,我仿佛听见了血管里沸腾的声音。
王瑾并没有觉察出,她已经对这样的训斥习以为常,其实就算她觉察出也不会怎样,在下属面前,她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,这足以震慑下属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愤怒。
所以她继续用冰冷的目光盯着我:“我昨天叫你今天去拜访客户,你看看现在几点了,你还在公司里面浪荡瞎晃?怎么骂你都不会有用,你这种人更本就没有自尊,你也算是男人!?给我写辞职报告……”
我咬咬牙打断了她的话:“经理,我一定能出成绩,我现在马上出去拜访!”
对她鞠躬,然后转身就逃了。
出了公司下了楼,逐个公司进行拜访。
那一段时间,哪是一个苦字了得啊。
拜访一家公司时,原本他们的主任看着我可怜,我也跟他说了我的苦衷,我说我做不下来我就饭都没有得吃了,主任都确定跟我买一台设备,结果却被人家插了一杠,别的业务员以利诱攻下了另外一个主任,我进去说了半天在没有用的情况下骂了另一个主任,被他们叫几个保安把我赶了出来。被赶出来后,我坐在附近公园石椅上发呆,那一刻的滋味真不好受,我这辈子都刻骨铭心。
本来有把握的事情,一下子又成了泡影,心里真不是滋味,望着手里的那堆资料,狠狠的拿出来,扔进假山水池里。
想到自己身体健壮头脑灵活都养不活自己,想到自己四处受挫,想到前途渺茫,不由得有些伤感。
有点沉闷,还是出去走走吧,落日下的城市,已经不再那么火热了,街上也变得热闹起来,听着商贩的幺喝,买家与卖家的讨价还价,老人接送上学的爱孙回家,上班族拖着疲惫的身体走着,一对对学生情侣谈笑比划,这城市真是值得享受的城市,现实的背后,却是几家欢喜,几家哀愁!
走着走着,走到了一家高中学校的大门,学校是这么宁静,知了的声音,花草的香味,书本的气味,学生们稚朴的谈笑,曾经当我还是个学生,我哪曾这么仔细的听过,看过,用心感受过,但我知道,我当时一直着快乐过,这单纯的快乐,今后也许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再有几天,就刚好满一个月的见习期,我的业绩还是空白。
中午十一点,王瑾叫我进去见她。
“你跟的单怎么样了?”冷冷的,没任何人情味。
“我……我还不知道客户到底……”
她不等我说完就打断我的话:“还有五天!”
我忙道:“经理,您先听我说句话……我会出单的,可是五天我不可能做得出,你再宽限我多几天……”
王瑾无动于衷:“只有五天!”
说完她诡异险恶一笑:“五天,你是不可能做得到的,对吧。迟早也要滚,那不如现在就滚……”
我明白了,她叫我过来的目的,是要提前开除我。
她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,她接了一个电话,神情凝重起来,挂了电话后,她若有所思想着什么,我不敢擅自离去,她今天叫我过来,摆明了要赶我出公司,而且是提前赶我走,这本就是公报私仇,她是经理我是实习员工,赶走我又何须理由?不过一句话的事。
“你!回去你们办公室,找七八个身高身材和你差不多的男的,再找七八个长得比较……还是我自己去,你跟我来。”她自己有些自言自语的说道。
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我只知道那个电话暂时延缓了我在这个公司呆的时间,至少她不会在今天开除我。
王瑾到了我们市场部大办公室,亲自点了十几个男男女女,叫我们去会议室等候通知。
接着,她风风火火拿着手机边打电话边走回她办公室,我们不知道这到底要干嘛,面面相觑去了会议室等候。
由于微信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↓↓↓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,未删减版剧情高潮不断!

标签:
网站分类
文章归档
友情链接